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新闻 > 省内新闻

班德湖畔 鹤爸鹤妈演绎爱的故事

录入时间:2018-11-08 09:17:00 来源:西海都市报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

   

  青海新闻网讯 一只黑颈鹤,因为晚生了一个月,志愿者给它取名为“迟生”。从它出壳那天起,这一家子便与时间赛跑,并且赶在班德湖封冻前,一起飞往遥远的南方越冬。

  10月的青海高原,海拔4600米以上、位于长江源头的班德湖早已大雪纷飞。在恶劣的自然环境里,在迁徙时间已到的季节,鹤爸鹤妈没有抛弃晚来的迟生,它们共同守护着,不离不弃。这被当地环保志愿者用摄像机全程记录下来,感动无数网友。

   

   5台云台摄像机跟踪拍摄

  班德湖,位于长江源头的一个湖泊。每年春天,斑头雁、燕鸥、凤头鸊鷉、黑颈鹤陆续前往这里繁殖。在一次例行巡湖过程中,当地环保志愿者发现一对二次孵化的黑颈鹤。志愿者黄小华说,发现黑颈鹤再次孵化的迹象后,他们在远处装了云台摄像机全天候观察,当迟生出壳后,用了一周时间了解迟生跟着父母觅食的路线。趁迟生跟着父母外出觅食之机,在它们频繁登陆、行走的路径又装了两台云台摄像机,以便在远处拍摄黑颈鹤白天的活动情况。另外,还在附近的山坡上安装了一台云台摄像机。从7月底至10月中旬,共投入了5台云台摄像机,观察迟生的成长过程。

  在班德湖活动的鸟类中,相比成群的斑头雁、燕鸥,黑颈鹤的数量屈指可数。“今年在班德湖区域发现的黑颈鹤只有6只,而在2014年仅有两只。黑颈鹤数量少,我们对每只黑颈鹤的活动迹象掌握得比较清楚。”黄小华说,这对黑颈鹤在班德湖湖心岛孵化时就一直处于被观察之中。

  鹤爸鹤妈的伟大抉择

  6月,班德湖成了孕育新生命的湖。在鸟爸鸟妈们的期待中,鸟宝宝脱壳而出。在众多繁殖的鸟类里,斑头雁、凤头鸊鷉孵化出的宝宝一窝有好几只,可是一对黑颈鹤只孵化出一只。更不幸的是,这只出生不久的小黑颈鹤夭折了。

  黑颈鹤夫妇的第一个孩子走了。它们再次交配。这时已到了燕鸥孵化的季节。成群的燕鸥不停地驱赶黑颈鹤夫妇。黑颈鹤夫妇被迫离开班德湖的鸟岛,在另外一个小岛上筑巢,重新产卵孵化。

  7月底,第二只小鹤出生了,它就是迟生。鹤爸鹤妈意识到它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。这就意味着冬天会提前到来,在湖面封冻之前必须教会迟生自立的能力。那段时间,天一亮,鹤爸鹤妈带着迟生涉水觅食,直到晚上才回家,即便遇到风雨天也不敢懈怠。迟生也似乎意识到什么,紧紧跟着父母觅食。

  9月,长江源已经开始下雪了。10月初,黑颈鹤迁徙的日子到了。鹤爸鹤妈心里清楚,新出生的小鹤需要4个月的时间才能独立飞翔,而7月底出生的迟生要等到11月底才能飞翔。面对不能独立生活的迟生,鹤爸鹤妈选择陪伴迟生,等待迟生飞翔的那一天。

 

    迟生学会独自觅食

  10月初的一天晚上,迟生和父母都没有回到小岛上。半夜,在红外线灯下也没有看到它们一家的身影。随着气温降低,水面结冰后,狐狸、狼可以直接上岛,对迟生的威胁增大。欣喜的是,第二天早上,外出觅食的迟生一家终于出现在摄像头里,它们安全回家了。

  夜晚,班德湖异常寒冷。迟生在温暖的巢里睡觉,鹤爸鹤妈整夜在冰凉的水面上守护着它。

  此时,已经到了10月中旬,迟生还不会飞。在班德湖周边的众多鸟类中,迟生是唯一不能飞的鸟。

  这段时间,鹤爸鹤妈鼓励迟生学会独自生活,以面对各种不测。有一天,迟生独自出去觅食,直到深夜才回到岛上。看到迟生能自己找到回家的路,鹤爸鹤妈心里踏实了。

  鹤爸和鹤妈深爱着它们的孩子,有一天,鹤爸鹤妈带着迟生外出觅食时,一只藏狐打起迟生的主意,立刻遭到鹤爸的警告。

  经过几天的锻炼,迟生在冰面上行走的技能提高很快,比以前稳健了。前些天,迟生上岸时需要半个小时,现在一分钟就能走到岸上。相比以前,迟生进步了不少,它已经不需要鹤爸鹤妈引路和鼓劲了。第一次走在了鹤妈的前面,两脚踩着冰面很快到达岸边。

  10月中旬,持续几天的好天气,为迟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。

   迟生飞往沱沱河了

  随着越冬的时间临近,鹤爸鹤妈开始训练迟生的独立能力,他们比迟生提前半个小时赶回小岛,让迟生在后面独自寻找回家的路。迟生觅食一直到21时许才回到小岛,觅食时间比平时多了40分钟。

  “通过连续跟踪拍摄发现,迟生不仅能出门觅食了,而且不让鹤妈给自己喂食。鹤爸鹤妈也有意识地鼓励迟生独自生活,早日掌握飞翔的本领。”黄小华说,

  有一天晚上,鹤爸鹤妈回到小岛,拍摄人员发现唯独没有迟生的影子。鹤爸鹤妈在小岛周边游荡,眼睛一直望着岸边。过了3分钟,鹤爸鹤妈实在等不及了,一起走向岸边,把迟生叫了回来。原来这是鹤爸鹤妈在训练迟生的独立生存能力。

  “迟生在冰面上可以用翅膀维持平衡,上岸后鹤爸鹤妈也拍打翅膀给迟生示范,鼓励迟生多多练习。”黄小华说,通过查看连续多日的视频发现,经过鹤爸鹤妈多日的示范,迟生能独自学飞了。

  随着气温降低,早晨的班德湖基本封冻。到了下午,化冻的湖面越来越小,斑头雁和潜鸭拥挤在有限的解冻水域觅食,为它们的迁徙储备能量。黄小华说,在他们观察的视线范围内,潜鸭已经从前些天的3000多只减少到730只,斑头雁更是从1000多只减少到254只。

  班德湖下雪了,白茫茫一片,水域几乎全部封冻。班德湖看上去少了生机,为数不多的候鸟在冰面上守候,等待着阳光融化冰面。随着冰层的增厚,大多数鸟儿已经迁徙。

  班德湖的冬天早早降临了,迟生能否跟着爸妈远赴南方过冬,牵动着众多人的心。黄小华说,摄像机最后一次记录到迟生时,迟生还在学习飞行,如今,它跟着鹤爸鹤妈飞往沱沱河的方向了。他们衷心希望迟生在父母的陪伴下,克服重重困难,安全抵达越冬地。

  希望更多爱心人士关注黑颈鹤

  “黑颈鹤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斑头雁是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,长江源地区有许许多多需要我们关注和守护的生命。拍摄迟生生长的故事时,我们损坏了好多设备的零件,然后就不断反复地排查故障更换配件。”黄小华说,通过长期观察,发现黑颈鹤对雏鸟的呵护不亚于人类,它们是有思想有感情的,希望通过迟生的故事,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,加入保护野生动物的行列中,守护长江源头。